幽玲_世界第一白吹!!!

❗注意避雷❗

emm主要是写乙女吧......XD
您好呀这里幽玲! 是个傻子! 是腐的! 没有脑子!

emm欢迎勾搭呀XD

【凹凸世界乙女向】emmm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各位大哥大姐注意避雷(ؔᶿ̷⌔ؔᶿ̷)
*考前疯一疯
*傻子文笔
*是接上次的山洞躲雨结果看见了几位杠把子xd  前面几篇http://youling902.lofter.com/post/1ef34dc4_106a848f
*我流挖坑不填
*肚子疼到炸的产物
*wmmm接受的话↓↓↓


























【安迷修】
  你揉了揉自己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湿漉漉的衣服贴着你白皙的皮肤,一阵风吹来,冷嗖嗖的。你很讨厌这种感觉。

  明明刚刚才万里无云,下一秒就万里乌云了。这天变的怎么比你翻脸还快。

不过,值得庆幸的时,有个山洞,还不至于让你独自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你坐的位置离洞口不远,风一啸,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雨水打进来。于是,你又往昏暗的山洞里面挤了挤。

  “咦......”你感觉你的指尖触碰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光线严重不足的山洞里,你能发现安迷修的凝晶已经很不错了。凝晶上面......还有血迹。

  你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提起剑,顺着岩壁上的血,向山洞深处走去。

  你发现了安迷修。他的额头擦破了皮,大量的血缓缓地流下来,模糊了那样一张俊美灵秀的脸。他的白衬衫上有一抹非常刺眼的猩红,腹部被利器划开了一道非常深的口子。

  出于医者的本能,你去探了一下安迷修的鼻息。

  哇哦,都这样了还有一口气啊,活着就好。

  你看着安迷修狼狈的身影,突然有些心疼。

  原来,排名高就要经历这些吗......

  你缓缓展开双手,无数紫色的柔和的光从你的手心里飘出来,涌向安迷修的伤口。

  被紫色的光所触及的地方,伤口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这是你的原力技能。

  外面的雨似乎下尽了,又翻腾了几下,就没有动静了。

  该走了......

  你再帮安迷修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准备离开的时候,本来还在昏睡的安迷修突然扯住了你的衣角,睁开了双眼。

  “不要走......”

  你看着虚弱的安迷修。

  你思索着。要是走了的话,他不一会儿就变成别人的积分了吧。

  “唔......那就一起走吧,才不是因为你长得帅呢。”

  〖叮——〗
  〖您和安迷修组队成功٩(*´︶`*)۶҉ 〗


























【银爵】
  像今天这样打的雨,还真是罕见啊。

  雨水狠狠地撞击着地面,仿佛他们和大地有着什么深仇大怨似的,必须要拼个鱼死网破。

  ......所以,这些动物,都是被迫进来躲雨的吗?

  你无奈地看了看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山洞的猫。

  他们大多数都是蓝色的眼睛。毛有纯白的,有纯黑的,有黑白相间的。各种年龄阶段的猫都有。

  你轻轻地用手摸了摸旁边的一只纯白的小猫的头,毛刺激皮肤而传到手上的酥酥的触感让你越来越喜欢它们。

  毛茸茸的——真可爱——

  旁边一只体型比较小的纯黑的猫用头蹭了蹭你的腿。一边蹭,一边“喵——喵喵——”地叫着,似乎是对你只宠溺白猫的不满。

  你用手小心的托起了黑猫软软的身子,把他抱进了自己怀里,用手蹭着它的下巴。

  【妈唉吸猫吸猫(ؔᶿ̷⌔ؔᶿ̷)【划掉】】

  emmmmm,你的注意全放在在猫身上,所以丝毫没有注意到在暗处的某个人......

  【暗中观察jpg.【划掉】】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人已经出现在你身后。

  你才察觉到身后有人,猛地一回头,对上了那一双眼睛。

  他的眼睛很清澈,就像是一池溪水,溪水中的倒影,是你。

  “银爵......?”你错愕的表情似乎让他很不满。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还给我。”银爵轻轻地开口。

  “......什么?”你还是很警惕,毕竟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排除会直接收割你积分的可能。

  “我的猫,还有,”他点点左胸口,“我的心。”


























【凯莉】
  哇哦。

  在这里遇到的伤员,居然是星月魔女。

  她可真漂亮啊。

  令人羡慕的白皙的皮肤,长及腰间的黑发。仅仅是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就仿佛包裹着全世界。

  虽然凯莉受了伤,猩红的血染上了她的衣服,她佼好的面容上也有几道不和谐的红痕,但是她眼里的那种骄傲,依然不会变。

  真是耀眼啊。

  “真是狼狈啊,凯莉。你这样,还不如等死呢。”

  你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还是屈下了身子,在随身携带的医药箱中翻出了白色的绷带,在凯莉的伤口上,一圈又一圈的,轻柔地扎着。

  “凯莉,你知道吗。”

  凯莉试着活动了一下被你包扎完的手臂,不小心触碰到伤口的痛感使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知道什么?”

  “你经常这样受伤,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呢。”你继续包扎着,“别,乱动。”

  “噗嗤。”凯莉笑到,“受伤的又不是你,你瞎为我操什么心哦。难道你对我有意思?”

  “我的宝物受伤了,我会不心疼吗。”





























【卡米尔】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刺激着卡米尔的神经,他只感觉到身体渐渐麻木,血液从额头上慢慢低落到地上,才让他感觉到时间在流逝。

  意识将要模糊,卡米尔只剩下最后一点力气。

  终于。

  “咚——”

  卡米尔因身体支撑不住,摔在了地上。

  左脑传来的强烈的撞击感,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麻木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全身,使他动弹不得。

  ......就这样了吗......?

  好不甘心......

  ——————————————

  “卡米尔......卡米尔......”

  卡米尔感觉到的小腹中仿佛有一团火苗,不是那种火辣辣的烫,而是那种,舒适的温暖。

  四肢逐渐有了直觉,手指似乎已经可以活动了。卡米尔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

  他看到你正在为他包扎。

  伤口都处理的很好,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不适。

  你包扎完了卡米尔的手臂后,从医药箱里抽出了几张洁白的纸巾,帮卡米尔擦拭着他脸上的血。

  “不要动啦——”你清脆的声音在卡米尔的脑中不断地重复着。

  你的发丝上还有一些雨珠,湿漉漉的头发零零散散地披着。因为距离太近,卡米尔闻到了你身上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你专注的眼神让他着迷。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你。

  卡米尔的身子突然往前倾,他的嘴唇和你嘴唇,碰在了一起。

  “那个......谢谢......”

  一抹红晕从卡米尔的脸部散开。

 
 

*emm大家有缘再见xd

这说的是我了【瘫】

爆哭

被骂醒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x】扎辫子emmm

※大概是他帮你扎头发x
※关于最近为什么不码文了......这个emmmm
※外婆家没网 淦
※我只能说我这个怕是最骚的【bushi】
※求各位雷狮吹佩利吹帕洛斯吹金吹不要打死我x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我求你轻一点好不好”

  你悲伤生气失落惆帐哭唧唧妈卖批面无表情。

  “啧。渣渣就是渣渣。这可是你要我帮你扎的。”

  ......那啥,小祖宗您能当我没说吗。

  你看着自己那似乎被驴狠狠按在地上摩擦过的爆炸头。

  ......日。

  混蛋嘉德罗斯今晚你他妈完蛋了。

 

























【格瑞】
  你很好奇,格瑞这种冰山美人【划掉】是怎么学会扎辫子的。

  格瑞摘下手套,白皙的手拿起梳子,轻轻帮你梳头,生怕弄疼你。

  他很用心地帮你扎了一个丸子头。

  难得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妻【?】

  总之他就是很好就对啦——

  你轻轻地在格瑞的脸上啄了一口。
 

——不能看到格瑞瑞脸红真的是好可惜诶——

























【雷狮】
  “我还是觉得你披着头发好看。”

——是的简单的一句话简直拯救世界✔

























【佩利】
  “我求您了佩利大爷我错了您给我扎下去我真的会死的”

  这是你看到佩利拿起梳子的第一反应。

——装完逼就跑跑的越快越好































【卡米尔】
  “卡米尔卡米尔你帮我编一下头发好不好QAQ”你是真不会扎头发。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扎头发扎坏了十几把梳子的世界记录。

卡米尔把目光从书上收回,望着你,轻轻叹了一口气。

  妈耶天使!!!!!!!麻麻看到没!!!!!这是你儿媳妇!!!!!!!!

  卡米尔走到你身旁,拿起那把纹路清晰的梳子,轻轻地帮你梳头。

  “还是卡米尔最好啦!”

——我写不下去了之后的剧情请自行补脑【揍她



























【帕洛斯】
  帕洛斯是整个凹凸大赛起床最早的那个人

  起那么早干什么

  扎头发啊【笑】

——我可去您妈的帕洛斯:)

























【鬼狐天冲】
  “诶,真的要我来扎吗?”鬼狐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就帮我扎一下嘛”你打滚撒娇死命卖萌硬是让鬼狐天冲妥协了。

  鬼狐突然露出了一摸意义不明的微笑。

  他扎完后。

  你顶着头上几百个蝴蝶结追着他跑遍了整个鬼天盟。

——据说鬼狐天冲跪了一个月的洗衣板。



























【安迷修】
  安迷修似乎给很多女孩子扎过头发。

  真的 已经 熟练 到 一种 境界了。

  你看着安迷修精心为你编的公主辫,突然有些吃醋。

  “安迷修,你编辫子怎么会那么熟练啊”

  “因为在下在小姐睡着时偷偷练过很多遍啊”安迷修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灿烂。

——等等我睡觉时房间是锁着的安迷修你怎么进来的?!【这个不是重点吧】

























【金】
  短发万岁

  耶【bushi】

——我只能说这个才是最骚的【划掉】

 

 

 
※emmmm要月考了我好方啊
※地理课睡觉我真胆子大
※为自己先上柱香【bushi】

【凹凸世界乙女向xxx】ooc突破天际

※ooc突破天际
※ooc突破天际
※ooc突破天际
※小学生文笔
※贼短小
※但是我码不出来了......orz先跪为敬





























假如你的逃跑能力max

【嘉德罗斯】
  今天渣渣拉着我出去陪她玩。

  过马路她都是用跑的:)

  然后今天

  她过马路

  一辆车突然开过来

  我都没有注意到的那种

  我发现的时候车离她不到一米

  当时我脑内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结果

  她

  直接来了个侧空翻

  那车就这样过去了

  她完好无损。

——卧槽我怎么不会这个?!!!








































【格瑞】
  今天在刷怪。

  金突然跑过来

  大喊

  “你媳妇儿在楼顶!!!她就要跳下去了!!!顶楼啊!!!”

  我赶到那里的时候

  底下一片人

  她站在楼顶

  突然

  一跳

  所有人惊慌起来

  她跳得很远

  好像要掉下来了

  但是

  她不但没有掉下来

  还直接跳到另一栋楼的顶楼上

  我们都以为你要跳楼结果你跳过去了?!

——两栋楼间隔至少15米啊媳妇儿你是怎么跳过去的???









































【雷狮】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她在悬崖边

  被那鬼什么盟的人围住

  我顺手解决了他们

  然后准备解决掉她的时候

  她

  突然

  嗖地一下

  从悬崖边

  跳了过去

  稳稳地落在离悬崖几十米的一座山上

  然后

  跑

  跑的贼快

  我去追

  她窜上窜下

  时不时来个前空翻

  我追了几小时了

  她和我始终保持着400米的距离。


——那天我追着她跑遍了凹凸大赛全场








































【安迷修】
  可以很放心地让小姐单独去狩猎

  毕竟

  这个世界上

  能在她跑的时候

  追上她的人

  根本

  不存在的:D


——上次小姐掉了一块手帕我为了还给她硬是跑了几个小时都没和她近400米:)






































【卡米尔】
  和她还不认识的时候

  她看见了我的蛋糕

  五秒。

  一秒抢蛋糕

  另外四秒直接跑

  我缓过神来的时候 

  估测了一下她和我的距离

  和我最快的速度

  最终

  我放弃了。
 
 

——我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我日你妈卖批






































【帕洛斯】
  不敢骗她的

  骗了她

  她就生气

  她生气了就跑

  只要她开始跑

  我就一定要追着她

  不追

  她会被拐走

  每次
 
  一追她

  至少一天不能走路:)

——mmp 老子 腿都断了:)



























【佩利】
  看她小小一只的

  很可爱

  可以圈在怀里

  可以揉她脸

  但是

  但是

  但是

  每次她要跑的时候

  都是我跪下来

  求她不要跑的:)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凯莉】
  上次

  不小心惹她生气

  她气呼呼的

  对着旁边的树

  就是一拳

  然后

  那树就

  倒了

  长了几百年的树

  我去我当时被吓着了

——现在退赛还来得及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辣个......问一下你们看我的文笔觉得我多大啊x【别想了不会有人理你这个垃圾的】

你们关注了我的
评论了我的
给了我小红心小蓝手的
不来勾搭我
你们就是耍流氓【bushi

【凹凸世界乙女向x】

√小学生文笔彻底达成
√我怕是脑子有病系列
√我终于回魔都了
√车上五熊孩子凌晨三点开黑可把我给吵死了
√和我熟了每天都可以看到我在发疯
√我可能会凌晨一点给你推手书233



   233333333333333

  大概是打牌谁输了在谁脸上画画???????







【卡米尔】
绝对不能和他玩这种比智商的游戏。

会死的。

——〖死不瞑目。〗



















【雷狮】
ok又是一个高智商的。

你可以体验一下

带着一脸用油性笔画的海盗船出去后别人看你的目光。

那感觉。

倍儿棒。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听我解释!!!〗



















【帕洛斯】
他在你脸上画着画着。

不知不觉间已经把你压在身下。

然后开始在你身上画。

——〖卧槽我心好累。〗



















【佩利】
你都开始怀疑了。

你是不是个智障。

你的脸上已经被佩利画了三十几串肉了。

——〖你是要肉还是要我。分手吧。〗




















【嘉德罗斯】
不能和他玩。

他要打人的。

——〖小祖宗我错了错了错了你再打下去雷德会死的!!!〗






















【凯莉】
不是。

那什么,凯莉。

你再画下去。

鬼弧田葱回来看到鬼天盟的基地后。

他会炸的。

——〖算了他炸就炸吧你高兴就好〗


















【格瑞】
你放弃吧。

嘉德罗斯是不会让他有时间和你玩的。

——〖你去和嘉十岁过日子好了。〗
 





















【安迷修】
在安迷修在你的身上画了第七十六只彩虹小马后。

你终于哭着摔门而出。
 
 
——〖我们就不能做点令人兴♂奋的事吗???〗
 
 


















 

 
求各位鬼狐吹别打我x
明天军训了
我能不能说我脑震荡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大赛最后阶段x

*同志们我来作死了
*同志们我来作死了
*同志们我来作死了
*看你们都在写生贺
*我就gywisjhfyxuai#%@jaoux了
*今天嘉德罗斯大人十岁了【被打
*大概是刀子
*超级严重ooc

























当大赛只剩下你们两人
  交往情况下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我们好好地打一场吧。”

  “......好啊。”

  剑和棍相撞,所及之处都化为废墟。

  你的一招一式都带着致命的伤害,却根本没伤到他分毫。

  反而,你身上的伤越来越多。

  他一棍子下来,灰尘四起,你直接摔到墙上。

  你吃力地靠着墙,殷红的血慢慢流下来,染红了你洁白的衣服。

  “嘶......好痛哦。罗斯,我最怕疼啦。”

  他面无表情,又打过来。

  可是这次,嘉德罗斯意料之外的,你并没有躲开。

  你硬生生地承受住了那一击,腿一软,倒了下去。

  嘉德罗斯终于忍不住了。

  “裁判球!快点!带她去疗伤!”

  他小心翼翼地扶起你,眼里尽是焦躁和自责。

  “没事......没事......忍一忍,很快就不疼了......”

  他抱着你,让你靠着他,小心地抚着你的背。

  “裁判球!!你们都是吃素的吗?!不能快点吗!!!”

  这是你头一次看见嘉德罗斯这么暴躁。

  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罗斯,你靠近点嘛,我有话和你说。”

  『回收15%』

  “你是王。不止是圣空星的王,还是宇宙的王。”

  “你就像一道光,一道耀眼的光,世间万物,我一眼就能看到你。”
 
  “你是世间最特别的,你是我的王。”

  “可是啊,圣空星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你呐。”

  『回收60%』

  “哎呀,不要哭啦。这个美丽宇宙中有这么多人,又不缺我一个。你那么好,肯定会遇到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你用你小巧的手轻轻帮他拭去眼泪,顺便捏了一把他的包子脸。

  你的手渐渐变得透明,开始消失。

  『回收85%』

  “嘉德罗斯啊,为了遇到你,我花光了这辈子所有的运气。”

  『回收95%』

  “好啦,我走啦,可以的话,来世再见吧。”

  『回收,完成。』

  嘉德罗斯感到视觉被模糊了。

  这就是眼泪吗?

  这种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啊。

  『大赛获胜者——嘉德罗斯。』

  『大赛获胜者——嘉德罗斯。』

  『大赛获胜者——嘉德罗斯。』

  没了你,成了神使,又有什么意义呢。











*胡扯
*ooc
*没脸见人
*我去干翻作业

〖凹凸世界乙女向xxxxxxxx〗

*......
*我对不起你们
*幼儿园水平
*大写的OOC
*半小时产物
*刀子
*刀子
*刀子

接受的话










































【安迷修】
  大赛的最后阶段,你们都知道最后只能活一个人。

  悬崖边上,是你最后见到安迷修的地方。

  安迷修柔顺的棕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显眼。

  风轻轻吹拂而过,温柔地划过安迷修白皙的脸颊,吹起他的发丝轻飘而起。

  他真好看啊。

  你看见安迷修缓缓地提起他的冷流。

  “小姐,我走了以后,您忘掉我吧,当我不存在。”

  他笑的那么灿烂。

  “您记得少喝点酒啊,没了我,大晚上的,可没人会带您回去呢。”

  “不要再熬夜啦,对身体不好的。”

  安迷修把冷流压在自己的脖子上。

  “安迷修你干什么!!!回来!!!”你焦急地喊到。

  “抱歉,小姐。您的骑士,不能再陪着您了。”

  他握着冷流的手往右边一划。

  那一瞬间,你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安迷修!!!”你以你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安迷修奔去。

  安迷修殷红的血慢慢流下来,染红了他洁白的衬衫。

  他的身体朝后倒去。坠落悬崖。

  “安迷修!!!”

  你跪在悬崖边上,晶莹的泪水止不住从眼眶里涌出来。

  『安迷修,死亡。』

  “恭喜您ヾ(๑╹ヮ╹๑)ノ",成为大赛的获胜者!੭ ᐕ)੭*⁾⁾”

  小裁判球的喜悦只让你感到更悲伤。

  安迷修,最后的骑士,他,死了。

  那这个世界还有意义存在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其实还有一篇罗斯的
*放出来怕被打〖揍她
*是的越来越少了
*瘫

【凹凸世界乙女向】hp设定〖3〗

*炒鸡ooc
*世界无敌ooc
*毁天灭地ooc
*我真不会写老丹【瘫】
*这篇烂成水了
*感谢我滴小老婆帮我改bug
*意念艾特我老婆【ntm














































【成功激怒嘉德罗斯√】
  这下是真打起来了。

  嘉德罗斯内心毫无波动面无表情二话不说直抡起神通棍。

  欢迎收看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系列。

  一番刀光剑影,地上裂痕越来越多,周围人也越来越少:D

  保护你的那个家伙身上细微的伤痕越来越多,你就在旁边盯着嘉德罗斯,拿起药找准机会就对着他脸一通乱撒。
 
  你撒药【搞事】撒地正欢,突然,有双手,轻轻搭上了你的肩。
 
  卧槽。吓人啊。

  “同学,你在干什么?”声音低沉而磁性,很和善。

  所以这就是你随便吓人的理由???

  “喂,嘉德罗斯,安迷修,再打扣你们积分了——”白发的男人抬起头,对嘉德罗斯喊到。

  那人叫安迷修啊。

  “丹尼尔老师?!”周围一伙人比你还惊讶。


  ——————————————————

  所有人都去参加新生庆典了。

  只有你们三个还在教导处苦逼地和丹尼尔老师尬聊。

  嘉德罗斯是无所畏惧了,一副宇宙无敌拽的样子。

  霸气的坐姿。他可能只是缺一副墨镜和一支烟。自带BGM?!乱世巨星听过没。

  不忍直视。

  安迷修,三好学生。同时是个自带迷人玫瑰花背景的人。

  emmmm原来这个学院的人都这样吗???

  “安迷修,嘉德罗斯,你们走吧。我这儿容不下你们。快走。”

  【老丹式心累jpg.】

  现在教导处只有你和丹尼尔了。

  对。贼尴尬。
  
  “坐嘛。”丹尼尔超级细心地帮你搬了把椅子过来。

  你很乖巧地坐了下来。端端正正抬头挺胸的那种,你的视线直直地盯着丹尼尔。

  【乖巧jpg.】

  丹尼尔的头发有些长,零零碎碎地散在肩上。有些凌乱,但看着很舒心。

  他的眼睛很漂亮,暖橙色【大概是这种颜色吧】深邃得像海,看不清他的想法,目光很柔和。

  “嗯?看够了吗?”

  不知何时,丹尼尔已经凑到你面前。

  离得很近,几乎可以数清他睫毛的数量。

  【脸红害羞什么的在我这儿不存在的】
 
  “没呢。丹尼尔老师美颜盛世。”你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谢谢。要咖啡嘛?”

  “要——”有可以蹭的东西为什么不要。
 
  丹尼尔叫来分布在学院各个角落观察学生们情况的机器人,吩咐他们倒两杯咖啡来。

  你看了看远处飞速跑来又消失不见的小身影。短腿短手,圆不溜秋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胖成了球。

  “对了,你对嘉德罗斯下的那种药,我们是解不开的。”你还在出神,丹尼尔突然插了一句。

  哇。

  “那怎么办???”那小祖宗不会天天追着我打吧???

  “凉拌吧。”

  “学院每个月都会考一场试,分数就是积分,积分可以兑换任何东西。”

  “学院有竞技场,可以挑战其他人,只能一对一,若是赢了,可以获得被挑战者一半的积分。”

  “在其他不上课的时间也可以挑战其他人,不限制人数,没有裁判,没有规则,生死不归我们管。”

  “规则大概就是这样,你小心点就好。”

  “新生庆典还没结束,你快去吧。还有,咖啡。”丹尼尔从小裁判球手中接过咖啡,递给你。

  “谢谢丹尼尔老师——我走了——再见——”你小心地接过还有些烫手的咖啡,走出教导室。










*好了散了散了
*写文的这个人已经die了
*水
*还ooc【你也知道
*这次大概没考好
*炸了
*先死为敬

【凹凸世界乙女向xxx】

*ooc
*非常ooc
*超级无敌ooc
*男票兽化了
*我跑题了
*隔壁老王家墙倒了




































【嘉德罗斯】
不知道她是不是脑子缺了跟弦

从我长出猫的耳朵开始

就一直在捏我的脸

——〖我总觉得脸被她捏长了〗























【格瑞】
不知道是哪个人变态的操作

不过她似乎挺喜欢我现在这样的

那应该也不错吧

——〖让我知道是谁把我弄成这样的我第一个提着烈斩拍死他〗






















【雷狮】
本大爷堂堂大赛第四

居然被她说可爱

她还说想摸我尾巴

——〖卡米尔佩利帕洛斯快去拦住她〗






















【安迷修】
从她看到我的耳朵开始

到现在已经一小时了

她揉了一小时我耳朵
 

——〖我的皮可能要被她揉掉一层〗






















【帕洛斯】
我不怕被其他人看到现在这样

可是

怕的就是她看到

——〖被她看到了我可能会成为第二天的凹凸头条〗






















【佩利】
她说

她一直觉得我像狗

现在更像了

——〖每次她摸我尾巴的时候我都要强忍住想要打人的冲动〗





















【卡米尔】
她看见我之后

开始狂喷鼻血

后来甚至倒地不起

——〖按她这喷血速度还没到医院就不行了〗






















【雷德】
她说让我自生自灭

然后她去找祖玛了

——〖你???????〗






















【埃米】
她想砍掉我的呆毛

原因居然是有呆毛她不方便揉我耳朵

——〖那这样更不能砍了〗






















【鬼狐天冲】

我再长几个尾巴就能孔雀开屏了

——〖场面一度非常有趣〗





















【紫堂幻】
我想一辈子待在我的房间里

兽化这种事被她看到的话

后果不敢想象
 

——〖她大概会拍几千张我的照片〗




















【金】
她不喜欢我带帽子

因为这样遮住了猫耳

——〖不带帽子我怕被别人看到啊QAQ〗

 
 

 
 
 
 
*全崩了
【崩溃边缘jpg.】
*明天考试
*心态崩了
【思考人生jpg.】